中企海外投资的“正确打开方式”

2016-08-16

发布时间:2016-08-14

来源:中国贸易新闻网

编辑:中国贸易报社 中国贸易报

据美联社报道,由中国中铁承建的委内瑞拉高铁项目现在已几乎被放弃了。早在一年多以前,这里的中方管理员就已陆续撤出。

作为南美第一条高铁的迪纳高—阿纳高铁路,合同总金额高达75亿美元,全长400多公里,于2009年开工建设,原计划于2012年完工。

不过,把中委高铁项目看作中国实施“走出去”战略的失败,并不符合实际情况。

中国实施“走出去”战略,主要有三种表现形式,包括对外承包工程、对外直接投资以及对外劳务合作。中委高铁项目属于对外承包工程,也是中国企业较早“走出去”的一种方式。也就是说,对外承包工程只是中国“走出去”战略的组成部分。

据悉,中国在这一高铁项目上的实际损失远少于合同金额。况且,这个项目受挫并未影响中国对外承包工程的总体业绩。

2015年,中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首次突破2000亿美元,达到2100.7亿美元,同比增长9.5%。1978年以后,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实现年合同额上千亿美元,经历了近30年时间,而跨入2000亿美元仅用了7年时间。

除对外承包工程外,近年来,中国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发展亦非常迅猛,甚至出现中国企业“买断全球”的声音。

来自商务部的数据,2015年,中国直接投资创下1180.2亿美元的历史最高值,同比增长14.7%,年均增幅高达33.6%。2015年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首次超过万亿美元大关。

今年1至6月,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累计达888.6亿美元,同比增长58.7%。

这表明,中国“走出去”的步伐正在加快,甚至已经赶上头号海外投资大国美国。按照此前一些机构的预测,中国可能要到2022年才可能实现这一目标。

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可从对外各种援建说起,比如上世纪70年代中国耗费巨资援建的坦赞铁路。这作为中国对外合作的一种传统或思维惯性,一直被保留下来。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把中委高铁看作援建项目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种以援建为出发点的对外承包工程,一来很容易受具体国家关系变化的影响,二来实际效果也未必好,因为被援建国不一定有能力进行后续经营与维护。比如坦赞铁路长时间内就经营状况不佳,基本处于停摆状态。

事实上,像中委高铁这种援建的方式,中国现在已经不怎么采用了。今年初已正式动工的中国和印尼合作兴建的雅万高铁,就提供了另一种合作模式。

雅万高铁项目采取两国企业成立合资企业的方式,由合资企业对项目进行建设与运营。高铁建成后,雅万高铁合资公司拥有50年特许经营权。

对中方来讲,这改变了过去单纯承揽工程项目的局面,从工程施工到运营管理乃至沿线综合开发,中国企业都能从 中获得收益。印尼方面通过这种方式,既可确保项目得以顺利推进,还可解决后续的运营与维护等问题。这种合作共赢(共同承担风险)的模式,显然更符合市场规 律。

中资企业“走出去”,不光是作为一种国家战略,更有其客观背景。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本土企业达到一定体量 后,不可避免会面临“走出去”的选择。企业要获得业绩增长,要么面向本国市场,要么向外寻求市场。当本国市场达到饱和、过剩,或者经济面临转型时,就是企 业扬帆出海的时机。特别是近年中国经济开始放缓,过剩生产力也须转移至外部市场。这也是诸多发达国家的经验。

企业到海外投资并购,自然需要以国家力量为支撑。但政府为企业提供的,更多应该是法规支持与政策鼓励,或者在其中发挥牵线搭台作用,而不是直接介入和主导企业经营。哪怕是针对国有企业,或者出于对外合作需要,也应尽量采用与市场接轨的方式。

目前来讲,中国企业“走出去”在数量和规模上已有很大提高,但在投资效率、质量与运作水平上,仍有很大的提 升空间。例如有些国有企业出于扩大业绩目的大举扩张,结果得不偿失,中海油收购尼克森案,就是一个失败案例。而有些民营企业在对外投资上,也不时遭遇目的 国家的监管审查,比如华为、三一重工在美国市场的遭遇。这些问题固然阻止不了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决心,但如何为企业提供支持与指引,是政府部门应着重考 虑的问题。

从海外投资存量看,中国与美国、日本等国家相比仍有不小的距离。日前,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指出,中国对 外投资存量仅占全球的3.4%。但中国超过美国成为最大海外投资国,只是迟早的问题。接下去,如何规范和监管庞大的海外(主要是国有企业)资产,以及如何 满足国内民营企业的对外业务扩展需求,应提上政府的议事日程。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