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海外并购会改变世界格局

2016-03-25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3日

最近一段时期,中国企业在海外并购频频,先有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并购通用电气公司GE家电业务,后有中国商人卢先锋出资2.8亿澳元购澳大利亚头号乳品企业VanDieman'sLandCo。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战略思维是什么?全球有哪些值得并购的资源?并购以后应当如何整合?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为此独家专访了普华永道中国企业融资部主管合伙人黄耀和。

黄耀和拥有超过20年的投资银行业务经验,在过去四年中,他完成多个著名的私募融资项目。他表示:“随着中国企业不断‘走出去’,会改变全世界的格局,中国企业在未来全球500强企业里也会更多。一个国家的产业结构呈现比例健康的金字塔形是非常重要的,不仅仅要有大的、巨无霸型的企业,更要有大量稳健的中小微企业,这些企业能提供很多就业岗位,影响很多家庭,帮助实现国泰民安,为大范围的老百姓提供安稳的生活条件。”

企业并购形成全球格局

中国经济时报:海尔1月14日发布收购计划预案,与美国GE签署《股权与资产购买协议》,拟通过现金方式向通用电气购买家电业务相关资产,交易金额为54亿美元。而GE的公司管理在全球都闻名。近些年海尔进行了几次大规模并购,普华永道又是海尔的长期财物咨询伙伴,从海尔的案例中,请分析一下中企并购从战略思维上是怎样考量的?

黄耀和:中国企业海外并购主要目的在于强化产品、扩大市场、优化团体、整合资源。与许多中国企业一样,海尔在完成收购后,估计应该不会进行太多改变,整合重点应该主要在于对接双方产品的相互销售方面。比如:美国的产品规格要比亚洲的大,GE未来针对亚洲市场产品的设计如何更新适应亚洲市场等。此外还有中美两国文化的融合,后台的一些系统能否马上连接在一起等。

海尔此次并购GE,最大的意义在于不仅收购了品牌、技术、人力资源、市场,更重要的是走出形成全球格局的一大步。2011年的时候,海尔并购日本的三洋,巩固了亚洲市场和东南亚市场,包括日本本土、印尼、马来西亚、越南等国家。2013年,海尔并购斐雪派克,进一步强大了澳大利亚市场、新西兰市场 (东太平洋)。本次并购GE,让海尔大规模进入北美市场、南美市场。这一系列的并购活动帮助海尔逐步地实现了全球化,而不仅仅是并购一两个企业的问题。

中国企业实现全球化其实挺困难的,首先得确定有没有合适的对象,对象与中国企业本身文化、经营战略、产品组合是否契合,而且从收购操作上是否真的能实现,中国企业是否有能力与其融合等都是非常关键的环节。

中企活跃于全球市场

中国经济时报:你在海外并购领域做了十几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黄耀和:我第一次做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是在2004年左右,当时海外并购还没这么火,当时是帮中国企业买一些工业企业的标的,那时候跟现在最大的变化是中国企业在全球舞台上的位置,他国对我们的看法跟现在完全不一样。当时,别的国家对中国买家的购买力、并购后的管理能力都有质疑。从2010年、2011年开始,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潮流出来了,直到现在,外国企业是非常欢迎中国企业的。

我们观测到,2009年、2010年期间,因为欧美诸国本身的经济都出现不同程度的问题,当时成规模的国际并购,很多买家都是“金砖四国”的成员。从2013年开始,全球并购市场开始改变了,美国企业又回来开始并购企业。巴西因为大宗商品价格下行,经济不景气,渐渐退出国际并购市场。而中国企业在过去五六年间依然在全球并购市场中活跃着。

我们预计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趋势会持续一段时候,海尔并购GE的案例也会给很多中国企业更多的信心,以后在美国也可能会多一些更大的并购案子。

并购从欧洲转战美国

中国经济时报:你刚才提到,中国企业现在并购更看重的是买格局、买市场,而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哪些有价值、值得并购的企业和市场呢?

黄耀和:美国有产品技术、有消费市场,并且形成了产业链。欧洲有很多中小微企业,从数量上,中企海外并购2015年相对上年增加了40%,从金额而言增长了21%,2015年达到了600多亿元。中国现在并购欧洲的数量较多,但接下去会越来越多地并购美国企业。美国在产品技术、消费市场、产业链方面比其他国家更完整、规模更大、市场潜力更诱人。而相对而言,中国企业普遍缺少成熟高端的技术,从这方面看,中国和美国有很好的契合。

欧洲对我国中小企业是很好的收购目的地。欧洲有很多在细分市场非常专业的公司,产业链不一定很完整但技术含量非常高,这非常适合珠三角地区的工厂,对它们转型是很好的机会,可以买一些小的、技术含量很高的企业,再发扬光大,我们的优势是有巨大的市场。

关注“一带一路”机会

中国经济时报:最近美国对中国企业的收购审查更严格了,而且有些高新科技似乎也不太好并购。你对此怎么看待?哪些领域还存在机会?

黄耀和:其实每个国家都有对于外商投资的审批流程,只是大部分国家都对一些高科技,有可能涉及到国防的项目更加审慎一些。

中国企业可以关注“一带一路”的机会,虽然有关国家的投资是比较长远的,但由于不仅仅是某些个别项目的机会,而是涉及整个地域的机会,相信每个国家都有值得并购、投资的地方。例如巴西的一些农业项目很好。那里的气候、环境很适合农业发展,但因为对中国企业距离太远,交通运输的时间成本太高,运营的风险相对较大,所以即便有投资价值,但是里面有许多运营、汇率风险等附带问题。

“一带一路”中海上丝绸之路的国家,比如马来西亚、泰国、印尼等,都是中国人比较多、比较熟悉的地方,中国企业去投资的机会虽然有,但淘宝机会却不一定如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这些刚准备大规模对外开放经济的国家多,虽然成本不同,风险提高,但是可能得到的回报是巨大无比的。哈萨克斯坦的港口、铁路、发电站、电力项目很多都在进行私有化,这就像中国几十年前发生的事情。私有化创造了很多商业机会,也有助于提高企业和当地经济的运营效率。在哈萨克斯坦私有化过程中,中国的投资可以帮助提升本地企业活力,帮助建设基础设施。我们了解到现在很多中国企业都有兴趣去当地投资。如果这些国家的投资环境协调好,对我国西部的经济发展会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我比较看好重庆、四川等西部地区。中国新疆通往欧洲的有十几条铁路,其中从重庆过去的铁路——渝新欧路线就运载了超过50%铁路往返欧洲的货物。“一带一路”是长期发展的项目,估计起码有20、30年的跨度。中国企业对这些国家的投资,从投资便利度而言,应该会是从近到远,先投资开发附近国家的项目。

企业要有视野和格局

中国经济时报:中国企业在进行海外并购上要进行哪些考虑呢?

黄耀和:首先中国企业在购买之前要有高远的视野,并要提前思考购买之后怎么整合。我们看见很多中国企业开始熟悉海外并购过程本身,但有些企业还是眼光太短,很多还是从单独的、个别的投资行为来考虑投资项目。企业应该考虑长远格局,先看你要布什么局,再通过不同的单独投资行为完成格局的布置。

中国企业在购买之后怎么整合方面,还欠考虑。有些企业买完之后才觉得买错了,甚至觉得管理不了。并购成功不是买到就算成功,而是买完三年或五年之后能满足当初购买的初心,才算成功。所以想要成功起码有两点,一方面是购买行为本身,另一方面是购买后如何整合战略、产品、运营、后台、团体、文化等问题,这是至关重要的环节。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