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投资协定”将带来何种不同?

2016-03-24


来源:FT中文网
发布时间:2016年3月24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9月访美时表示,两国正在推进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中美投资协定”(BIT) 是重要且敏感的问题,中国商务部前部长陈德铭亲自参加BIT谈判五年多,然后由高虎城接手到现在,应该已近终点。中美两国之间的任何动作,都势必对世界经济产生巨大影响,更不必说一份双边投资协定。然而,这一份协定到底包含了哪些重要条款,如何保证落实实施,它将为两国乃至世界经济带来哪些影响,外界仍不甚了解。
陈德铭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BIT虽还没有批准,仍有关键问题尚在谈判中,但已经体现出重大的突破。从2013年开始,中方承认可以按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这样的模式来谈。也就是说,投资活动开始前,就可以享受东道国的投资者待遇。而负面清单方面,凡是法律没有规定的,都可以有所作为。
在这之前,中国没有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这是第一次尝试。中国为了做好这个尝试,在上海建立了自由贸易试验区,同时对中国所有涉及到投资的法律做了清理,修改十几个法律条文。
目前中美双方在负面清单上,仍有一些分歧需要对标。上海自贸区目前的负面清单已经缩小了1/3,还会继续缩小。陈德铭表示,中方尚不确定这样大的跨步对于中国经济管理有什么影响。“我们是非常认真的,现在又扩大到三个自贸区,增加了天津和福建。”最近出价又是大大前进了一步。相应地,中方也对美国提出了出价的要求。
陈德铭确认,负面清单总体是应该缩小,不会扩大。负面清单要跟一个国家的国情相伴,特别是当外国进入中国比较敏感的领域,必然产生较复杂的问题,而且还涉及到双方的意识形态和一些问题的看法。中美若是决心沟通,不应回避这些问题。
坦白来讲,中美两国企业在对方国家从事商业活动时,仍不时面临“不公平”的待遇。在有类似遭遇的部分企业家看来,这甚至是贸易报复性的行为。对此,陈德铭承认,这个问题客观存在。为数不少的国家在很多场合大谈自由贸易,但其实给予本国极大的保护,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中美如今谈投资保护,双方已经都同意,在政府协调和投资者没有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可以拿到世界上的第三方,即世界银行下一个专门仲裁机构来裁决这个问题,而它的裁决高于美国和中国的法律,是最终的裁决。这将给予两国投资者信心。
陈德铭进一步指出,中美达成协议将有利于形成世界多边的投资协议,这对世界经济将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目前美国在中国总投资有775亿美金,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在去年也达到了446亿,美国多于中国。但是从2014年开始,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开始大于美国对中国的投资。2015年,美国对中国的投资约为26亿美金,而中国对美国的投资是85亿美金。这个差距还不包括中国买美国的国债,和中国老百姓在美国买房子。
博鳌论坛开始前几日,安邦保险曾高价竞购两家美国大型连锁酒店——Strategic Hotels & Resorts和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集团。再联系从去年年底开始的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热潮,不少人担心中国走上日本疯狂并购最后却因巨额亏损不得不将所买全部卖掉的老路。也有观点认为,中国企业在进行海外并购时,会有未认真做尽职调查的现象,出价容易过高或过低。过低的出价必然遭遇拒绝,过高的出价往往令对方迅速答应要约,猜测这或许也是最近中国企业收购案例如此之多的原因。
对此,陈德铭认为,日本人当初进入美国时,特别是广场协议之后,他们并不太了解美国的研发能力与经济基础,对文化、娱乐领域的投资尤其不成功。中国企业到美国去,要分析在哪些领域投资容易成功。企业若能谨慎严密地在进入市场之前做好论证,可避免重蹈日本某些企业的覆辙。

陈德铭对国内大型金融机构的海外并购活动表示支持,但对高杠杆的使用发出警告,认为高杠杆并购易造成系统性风险。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